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药盟
    孙忌原本还怕这事情被简单的糊弄过去了,可是现在见到林逸如此斩钉截铁的坚持自己的观点正是他想要看到的。

     立马抓住了林逸的小辫子不准备放开:“是吗?我孙某孤陋寡闻,那还请林逸先生给我好好说道说道,这何首乌到底哪里极品了?”

     周围的其他人也是议论纷纷,一时间人群的周围嘈杂声四起,刘婷婷气得直跺脚,这林逸自己好心带他来买药材,他不听指挥就算了,还这样让自己出丑。

     林逸看到孙忌将手中的何首乌递了过来,也没有推辞,直接将何首乌拿在了手中,用手擦了一擦,自己的手上何首乌的黑皮脱落。

     “孙忌先生,你看这黑色的色素和这何首乌皮已经融为了一体,怕是普通的色素根本没这个效果吧。”

     孙忌见到了林逸还想要殊死抵抗也是觉得好笑,摇了摇头:“林逸先生若是这样就反驳我的观点实在是说不过去,现在这科技谁有能说的清楚?我也不知道林逸先生这看药的本事师承何人。”

     妈的个蛋,林逸心中一声暗骂,这个孙忌不是讽刺自己没有学过在瞎逼逼吗?

     不过现在林逸却是有一百二十分的底气确定这黑不溜秋的东西是个极品何首乌,因为他脑海当中的《神仙食谱》对它有着某种渴求的意思。

     要知道这是以前绝对没有了,并且他很快找到了这东西的由来还有介绍。

     孙忌,你小子咄咄逼人就不要怪我翻脸不认人,这怎么大的坑你给我挖下来了,不过是要你自己跳了。

     当下林逸也是准备装了个B笑呵呵的说到:“孙忌先生,我不是你那种药材世家出生,只是一个凡夫俗子,对于这些药材略微有点研究罢了。”

     刘宇看不惯林逸装B的样子,这是略懂?根本就是茫然吧。

     他甚至怀疑不是孙忌告诉林逸他连何首乌都认不出来。

     “哦?”孙忌强忍着内心的激动,他现在可是要好好的羞辱一番林逸。

     “不过嘛,对这何首乌的判定我林逸还算有几分把握,既然孙忌先生觉得我是胡乱想出来的,不如我们来打个赌?”林逸看起来实在示弱,不过他可不是一个善茬。

     现在孙忌算是挖了一个大坑了,而林逸要做的就是往这坑里面浇点汽油,煤气啥的了。

     你不是喜欢玩吗?

     眼珠子一转,孙忌简直要笑出声来了,这不是天降大礼?这黑色的何首乌百分之百是假的了,这林逸不但不知道认怂,还跟个铁头一样的向前冲。

     真是傻子一个。

     “好,我和你赌,不知道林逸先生要赌什么?”

     在一旁的刘婷婷终于坐不住了,她将林逸拉倒了一边:“喂喂喂,你干什么啊?不嫌事情大?你这不是惹火上身吗?”

     林逸看到了刘婷婷一副为自己的担心的样子也是觉得心中一暖。

     宠溺的摸了下她的脑袋,两只深邃的眼睛看着刘婷婷:“宝贝,相信我啦,我肯定能赢的。”

     平日里面大大咧咧的刘婷婷被林逸这一摸头,还有那双眼睛一凝视,觉得自己的胸口一跳,浑身乏力,就是想要黏在林逸的身上,而他说的话让自己居然全然没有一丝的想要拒绝的意思。

     该死,自己这是怎么了?

     林逸处理好的刘婷婷的问题,走到了孙忌的面前:“我说这何首乌是极品,如果我赢了你孙忌家里面再也不要卖这何首乌了!”

     再也不卖何首乌!药材里面重要行当:天麻,人参,灵芝,何首乌,冬虫夏草算是中药行当最大的几种药材交易了,缺乏一种都是放弃了一个巨大的利益,更不要说是孙家这种药材大家了,这林逸的话语好恨。

     孙忌做梦也没有想到林逸居然敢提出这样的一个要求。

     “怎么的?不敢?呵呵,这孙家是个药材大家吧,未来的掌柜连何首乌好坏都不认识,为什么还卖?”林逸面露讥讽的看着孙忌。

     这种激将法让孙忌瞬间炸毛,他没有想到开始自己用的身份欺压林逸的现在反而成了他的武器。

     周围的人也是指指点点,围过来的人也是越来越多。

     孙忌心中很不爽,可是现在这事情已经怎么多人了,自己已经是的没有退路了。

     当下也是眼神一恨:“好,我答应你,不过我赢了,我要刘婷婷做我女朋友!”

     孙忌早就窥探刘婷婷已久了,这是路人皆知的事实,两家可以说是门当户对,现在有了这个天上掉馅饼的美事自己不是应该抓住?

     呵呵,就你?还想打我女人的注意?我到时候让你哭都哭不出来。

     “好啊。”林逸爽快的答应让孙忌的心中预感到了什么不安,周围的人也是起哄了起来。

     刘婷婷一听这话,立马着急了,刚想要拒绝但是被林逸一把拉住十分小声的说到:“相信我,婷婷。”

     刘婷婷见到林逸怎么又把握这才没有在挣扎。

     孙忌做梦也不知道为什么林逸会说这何首乌是个极品,语气之坚定是他自己都怀疑了,自己浸润药材市场多年,他最后还是觉得这东西是绝对不可能看走眼的啊!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那你怎么判定?”林逸面带讥笑的看着孙忌。

     “把这东西拿到药盟,请几位前辈看看。”孙忌也不怕事大,知道现在两人这样各自说各自的不会有个结果。

     “好。”

     于是两人同时拿着这药材向着药寨的深处走去,这时候一个颤巍巍的声音却是打破了两人激动的情绪。

     “两位啊,你们这药材还没给钱啊。”说这话的是一个大爷,一声泥土,衣衫也是有点破破烂烂的,看起来就是一个农村的大爷。

     看到了大爷的样子,孙忌面露不屑:“你这假货也好意思要钱?不如你直接坦白算了,怎么做假,省的我们去浪费时间。”

     和孙忌截然相反的是林逸的态度,他十分和善的走了过去:“先生啊,你这东西多少钱?”

     其实刚才听到了众人的争执,老人的心中也很矛盾啊,一个人这东西一文不值,另外一个说它价值连城。

     不过听说假货的好像是个名人,他也不清楚,只好有点心虚的说道:“1000吧。”

     毕竟这东西是自己山上捡来的,奔波了怎么远送来也不想血本无归。

     林逸听到了老人的报价,从刘婷婷的包中无比自然缓慢的拿出了钱,十分诚恳的说到:“来,这里是一万块,老先生你拿着。”

     看到了林逸的举动老人先是一愣,然后脸上惊喜无比,不停点头:“谢谢了,谢谢了。”

     然后立马收拾起了自己的东西离开了,生怕林逸要反悔了的样子。

     见到了这一幕,孙忌更想笑了,这人不单单固执,而且傻!

     刘婷婷也是面露疑惑,因为她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一个对于药材一窍不通的林逸会认定这东西是个极品何首乌?

     林逸也不解释,微微一笑,看着老人离去的背影转头对着孙忌:“走吧,去你所谓的药盟看看。”

     浩浩荡荡的一行人来到了药盟的前,这所谓的药盟原来只是一家完全是有木头搭成的草房,可是和外面的不同,这里人烟稀少,似乎少有人问津。

     “他们怎么了?”

     “药盟是药寨的几位大佬合伙成立的,为的就是收集天下名药还有鉴出真伪,不过鉴定的价钱很贵,一次5万,不过如果得到了药盟的承认,这药至少也是30万起步,可遇不可求的极品。”一听到刘婷婷的这话,林逸情不自禁的暗暗砸舌,这药材行当的水也真是深啊。

     刘宇走到了一旁:“一般选择鉴赏的不是我们这些大型的世家就是眼睛毒到采药师傅,想要自己的东西能够卖出个好价钱。”

     走到了门口,看热闹的人也更着围满了整个的房子外面,将整个房间团团围住。

     走进了门,三个衣着各色不过同样古朴无比的老人正襟危坐,还有一个中年人,他们的面前一张桌子上摆放着红布和放大镜。

     一进门,孙忌第一个低头的喊道:“爹,刘叔叔,药老,穆大叔你们好。”

     一旁的刘婷婷还有刘宇也是很热切的喊道:“叔叔们好,父亲好。”

     这下让林逸瞬间觉得尴尬无比,合着这所谓的几位大佬都是熟人啊。

     也不知道喊什么只好学着他们的样子,有点急促的说:“各位。。。同志好。”

     哎呦,感受到了自己的后背一阵剧痛,是刘婷婷捏着自己的腰,林逸就知道刘婷婷提醒说错话了,立马抬头对着那个叫做刘叔叔的慌忙的转口学着刘婷婷喊道:爸!”

     爸!!

     一下子刘婷婷的脸红透了,这个林逸真是狗嘴里面吐不出象牙,包括面前的几位老人,还有刘宇和孙忌都是愣住了。

     林逸也是愣住了,自己是不是喊的辈分大了点:“那不然叫?刘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