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十七章鉴药
    “刘老,你这女儿都有男朋友了啊?”孙老先生有点阴阳怪气的问道。

     刘老显然也有点错愕,其实按道理来说刘婷婷和孙忌也算是定了所谓的娃娃亲,只是后来他隐隐觉得孙忌这孩子有点不对,不适合刘婷婷的性格于是以所谓的恋爱自由一说委婉的拒绝了孙家的要求,虽然所谓的众望所归不过他还是很尊重刘婷婷自己的选择。

     毕竟他就一个孙女。

     眼下这个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家伙让他觉得有点诧异,不过看着他虎头虎脑的样子觉得也不还算是个好小伙。

     “哎呀,恋爱自由嘛,我这不也是才刚知道吗?然后打了个哈哈,没有再多说什么。

     孙忌的脸上已经阴沉的滴出了水来,但是他还是强忍住了愤怒,因为他知道了赌注自己的爷爷肯定会夸耀自己的,当下急于的想要证明什么。

     将何首乌呈递到了几位大师的面前:“这是我和林逸鉴赏过的一块何首乌,我们产生了一点分歧。”

     哦?听到了这话,几个老前辈都有点好奇,孙老对于自己的这个孙子来说他还说有几分信任的,不过没有想到他会和这个林逸产生分歧。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聚焦在了那个黑漆漆的快状物体上。

     第一个人是刘老,只见他从自己的裤兜里面摸出了一个放大镜开始仔细的观察,然后将何首乌放在了自己的鼻子上闻了一闻,没有说话,将何首乌递给了下一个人。

     他的脸上表情,哪怕是一直觉得自己势在必得的孙忌也有点紧张了起来。

     随着何首乌终于递到了孙老的手中,孙忌再也无法掩饰自己的心情了。

     开始得意洋洋的说道:“爷爷,这东西我绝对是不会看走眼了,我和林逸已经赌了,如果他赢了我们孙家何首乌的生意就不做了,而我赢了的他就要和刘婷婷分手。”

     孙忌就好像是一只斗胜的公鸡一样雄赳赳的抬起了自己的头。

     等待着自己爷爷的赞赏一样。

     孙老原本平静的脸上微微的抽动了一下。

     孙忌以为自己赢了,不过爷爷不好意思直接说出来了,装出了更加得意忘形的样子:“这也没有什么太难的,是我一直都在学习的东西。”

     听到了孙忌的这话孙老放下了手中的何首乌,再一次的合好,将自己的手放在了上面。

     没有理会自己的孙子反倒是深深的看了一眼林逸。

     刘老脸上微微一笑,像是印证了自己心中的什么东西一样:“既然大家都已经过目了,那么我们现在来说下结果吧。”

     听到了这话,孙忌的脸上已经急不可耐了,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站在了刘婷婷面前,俘获了佳人的芳心。

     呼,看着自己孙子脸上已经要笑出声的表情,孙老因为愤怒而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笑!笑什么笑!学艺不精,出去丢人现眼啊!”

     砰的一声,吓得孙忌一跳,孙老用不可拒绝的语气吼道:“你过来!”

     孙忌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只好走了过去,可是刚走到孙老的面前,啪的一个耳光已经重重的扇在了他的脸上。

     直接将孙忌扇倒在地。

     门外的人一见到孙老如此震怒都是纷纷的唏嘘不已,人群当中各种各样的声音也是传出。

     “人外有人,山外有山!这一巴掌算是给你的记性!”孙老怒不可遏的样子吓得旁边的几个老师傅拦了上去。

     “别打,别打啊,孙兄,这年轻人嘛,争强好胜很正常啊。”刘老出来给孙忌求情。

     这下,门外的人立马唏嘘不已,显然这何首乌正如这个刘家的未来女婿所言!居然是一个极品!所有刚才不屑的眼神变成了震惊。

     孙老不停的摇头:“你听到了这小子说的什么了吗?我孙家何首乌的药材生意!”

     说着余光瞥了老刘,这个老匹夫,还装好人,内心肯定已经笑出声了,这里怎么多人听到了!自己孙家的生意以后怎么做?

     以后当家的看走了眼?

     哎,解铃还需系铃人,眼下只要这个林逸不追究下去,自己还有挽回的余地。

     “我孙某教导无方,还希望林逸先生见谅,你这何首乌我愿意出30万,不过这事情还希望林逸先生不要把孙忌的话往心里去。”

     “呵呵。”伴随着一阵冷笑,刘老说话了:“孙老先生这样不好吧,这药盟的东西全部都是只验货的,我这还是第一次听见截货的,不是我老朽眼睛花了,你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啊,这东西只值30万?”

     这话一处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神态各异。

     趴在地上的孙忌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当然同样惊讶万分年代还有刘婷婷和刘宇。

     因为这个药材的价格实在是太少了,而是这完全的超过了他们的想象。

     这几乎和千年的人参,半米长的灵芝,龙涎香等十分稀有的药材相提并论了

     林逸面对着这个价格内心有点小小的波动,要知道这个东西只是《神仙食谱》当中的二级灵力的食材罢了,没有想到就已经这般的稀有。

     显然这场鉴赏的结果已经水落石出了。

     地上的孙忌根本不相信自己看走了眼了,刘婷婷听到了这个结果,眼神当中已经泛起了小星星,这个家伙总是给自己惊喜,没有想到他还有这本事。

     刘宇再也不敢小瞧林逸了,只是静静的等待着几位大佬的说话。

     刘老对于自己孙女所谓的男朋友十分的满意,这是在场狠狠的消了一下孙家的焰气啊。

     不过这高兴之余一个疑问又再一次出现在了,他问道林逸:“不知道林逸你是从何学的这药材知识?”

     林逸微微一笑,妈的个蛋啊,自己沉默寡言了怎么久终于可以说话了,吸了一口气平静的说道:“我不过是读过几本野书罢了,有兴趣就记了下来,然后将《神仙食谱》当中记载的方式读了出来,《雷公赋》载:制何首乌,需要上好的黑饿豆汁浸泡,且且九蒸九晒,方成,其共用大补肾气血,乌须发,悦容颜,祛病延寿。而现在这种工艺早已流失,不过那九蒸九晒出的也有断定的方式。

     说着拿起了那块何首乌:“一嗅:有黑豆的香味,二看:因为汁水完全浸入所以颜色会很深并且有油脂的样子,三摸:油润光滑,不是硬的,不刺手。四尝:甘中带苦涩。而这最后何首乌有白赤之分,我看了下这何首乌的断纹,虽然完全不整齐,不过它泛着红光,最后推断这东西晒制以前已经是极品了加上失传的工艺制造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当林逸的话音落完,在场的刘老第一个拍手道:“好啊,好啊,没有想到林逸你小小年纪居然对着药材有如此深的见解实在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哪里那里,运气好罢了,恰巧知道。”

     地上的孙忌已经面如死灰,自己一直以来所学的都是现代的行当,哪里听说过这些古老的制法?这些传统早就在历史的长河当中被泥沙掩埋,自己输的不怨啊。

     “看啥看?还不给人道歉?”孙老第一个站出来示弱,要知道在场怎么多人听到自己的话,自己现在不出面道歉以后这孙家的何首乌生意就毁了啊。

     看着林逸的脸,孙忌在纠结了很久以后终于还是站了起来,低着头:“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我学艺不精。”这几个字很少,可是像是一个个耳光一样打在了他的脸上。

     “还有呢?”孙老狠狠一说。

     “我不该夸下海口。”孙忌深深的低下了自己的头。

     场外的人听到了这话以后,都是一阵唏嘘,这刚才趾高气昂的孙家公子现在跟个小孩一样。

     “哎呀,这刘婷婷可以啊,找了个怎么眼光毒辣的女婿。”

     “啧啧,这孙家也该有人来搓搓他们的锐气了。”

     “以后这刘佳更加的不得了了。”

     人群的声音传到了刘老的耳中他内心简直要开出一朵花了,越看林逸这小子觉得合适。

     孙忌也知道现在只有一条路了,毫不夸张的说现在自己的名誉自己掌握在了林逸的手上,他用了一个可怜的眼神看着林逸。

     林逸也知道得饶人处且饶人,对方已经这样给自己道歉了,自己也没有必要抓着不放吧。

     “没事,没事,孙公子刚才和我不过是开了个玩笑。

     林逸的谦虚赢得在场所有老者的好感,孙老长出了一口气,还好对面给了自己这边一个台阶下。

     当下也是当机立断,准备给林逸一个面子:“既然如此,这何首乌可否卖给老夫,也算是给我这顽劣的孙儿一个教训吧。”

     “好吧,不过这价钱?”林逸不是一个贪得无厌之人,他当然明白孙老的意思,他是一个低调的人,不过这不等于说他傻。

     这是一块百年的何首乌,所以比起寻常的大的多,更加关键的是它是古法所制作,而那方法现在已经失传了。

     “这好药大家要吧,孙老你一个人独占可不好哦。”

     最后孙老也知道这一次是自己吃了亏,一个人花了50万买下了整个何首乌,而且还用刀给在做的几位同行各自分了一部分。

     那一刀下去,就是几十万啊,他虽然家大业大,可是也是苦过的,将东西递给刘老的时候脸上一阵肉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