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难言之隐
    水汽弥漫的光影之下,一具凹凸有致,诱惑到了极致的身体出现在了林逸的瞳孔当中。

     林逸刚迈出自己的第一步,那个水汽下的女孩见到了林逸,像是一只慌乱的小兔子一样,这让林逸更加的心猿意马,体内的洪荒之力简直想火山一样的喷涌而出。

     他走了过去,脑子里面只有一片空白。

     伴随着那个黑影的逐渐逼近,吴梦缘一时间有点慌乱了,惊恐的遮住了自己身上的三点,然后一个耳光打了过去。

     “哎呦。”林逸原本就对美女没有任何的防备,加上地上打滑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哎呦喂。”

     捂着自己腰杆:“你干吗啊。。”

     “我。我。我。。。”一连三个让吴梦缘显得惶恐而且语无伦次,看起来像是她受了欺负一样,泪眼婆娑的看着林逸,楚楚可怜。

     顶你个肺啊,自己遇到了是个啥啊,不会是仙人跳吧!

     林逸对着眼前这个好看的女孩子着实没有办法生起气来,只好退了出去:“好吧,我等你弄好了出来。”

     躺在了床上,林逸看着天花板脑海当中搜索出了自己以前阅片的18般武艺,最后还是确是告诉自己大道至简,返璞归真,别和隔壁的老哥一样就好了。

     伴随着嘎吱的一声开门声,一双纤细的白皙大长腿出现在了林逸的面前,向上看去水蛇一样的腰肢,胸前雪白的有着一道缝隙,被浴袍紧紧的包裹着,黑色的头发耷拉在自己的肩膀上,清纯中带着妩媚,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林逸一时之间竟然有点看呆了,自己的小林逸简直要爆炸了。

     看着眼前男人赤条条火辣的眼神,吴梦缘的脸上浮现了两朵红晕,自己是第一次被这样一个男人看着。

     她低着头,缓慢的到了床沿边上,钻进了铺盖,等来的早已迫不及待的林逸一双大手将她抱住。

     她闭上了双眼,静静的等待着即将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眼见滴落下了两行眼泪。

     可是她久久没有等来男人的下一步举动,她睁开了眼睛,看着林逸错愕的看着自己,嘴里面吐出了一句:“妈的个蛋。”

     然后强忍住了自己的欲望:“你哭什么,我这人最怕女人哭了。”

     “我没哭。”吴梦缘倔强的撑起了自己的脸。

     “靠,还说没哭,你脸上的水花难不成是我的眼泪?”林逸不是个好人,可是一个自小受着有点大男子主义教导的他,对于女人的哭泣有种天生的怜悯,这种东西从耳濡目染到深入骨髓。

     “哎。”叹息了一声,林逸从自己的包里摸出了一包烟点燃了以后,看着吴梦缘一副老练无比的样子:“说吧,为啥干这个,我看你是第一次。”

     “滚,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你们男人不是最喜欢做的就是劝妓女从良,拉良家下水吗?”吴梦缘看着林逸有点倔强的说道的说道。

     “靠,真是服了,我林逸不是个好人,我只是好奇,我劝你,我就是狗,人生的路从来都是自己选择的好吧,你丫的走出这扇门你就是去岛国拍片我他妈有一丝难过,我就是狗。”林逸也来了脾气,这女生这语气哪里像是一个风尘女子,两人的对话简直就是小两口吵架。

     “呸,要不是你们男人!我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吗?你们男人都是混蛋!”吴梦缘说着说着,眼睛原本婆娑的眼睛越发的模糊了,最后眼泪滴滴答答的雨水一样的落下。

     哭泣当中林逸知道了吴梦缘做这个的理由,原来吴梦缘的父亲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赌徒,每个月不但不向家里寄生活费还要吴梦缘给自己打钱,如果不是因为吴梦缘的母亲做点小本买卖这个家早就垮了。

     可是上个月,吴梦缘的父亲又一次赌瘾难消,去借了高利贷,如今已经20万了!于是他一个电话打给了吴梦缘,让她帮助自己,而这个帮助的方式简直可以用奇葩来形容——嫁给当地一个小包工头的儿子!用彩礼钱还赌债!

     吴梦缘的眼泪当时都气出来了,自己一个名牌大学的大学生因为给父亲还债而去嫁人,这是自己绝对无法忍受的,可是自己的父亲一口一口女儿,说自己不还钱会被如何云云,听得吴梦缘是心力交瘁。

     最后她告诉父亲自己能够在一个月凑够20万,父亲就不再逼迫她的时候,父亲才终于消停了下来。

     可是这20万对于吴梦缘来说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她一个人做了无数的兼职还有想尽了办法,几乎难以完成这个数额,走投无路的吴梦缘终于在班上一个女生的反复劝导下,她终于走上了这条路。

     “所以。。。我是你的第一个客户?”林逸看着眼前梨花带雨的吴梦缘,于心不忍的说道。

     “恩。”抽着一张纸,擦着自己的眼泪,吴梦缘用力的抽搐了一下,自己在这个学校经受了太多别人没有的东西了。

     狠狠的吸了一口烟,林逸虽然欲望难忍,可是他再也没有其他的性质了,要知道在某些巨大的命运之下,人除了悲悯还有惋惜意外很难有其他的想法。

     林逸不想在她的伤口上再撒盐了,他是个男人,但是在这之前他是个人。

     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钱包当中数了2000出来,将剩余的钱丢了过去。

     看着钱吴梦缘摇了摇头:“我不要你同情我。”

     “顶你个肺啊,我说这钱是同情你的吗?我借给你的。”将烟头丢进了垃圾桶无比装比的说道:“其实我是个富二代,这钱你拿着吧,对于我来所不过是一天的零花,对于你可能就不一样了,你的任务完成了二十分之一。”

     林逸撒了一个谎,因为他知道,不然这个女孩不会收下这钱的:“还有,我可以借给你剩余的18万,但是前提是毕业一年以后你要连本息还给我25万,然后还要打欠条。”

     林逸高高在上的看着坐在床上的吴梦缘,盛气凌然的说道。

     后者的眼睛里面闪烁出了诧异的眼泪,看向林逸仿佛他的身上有了某种光芒,此刻这个有点邪气的男人身上充满了某种魅力,是她才看得见的。

     “为什么帮我?”吴梦缘看着林逸,想要从眼前这个好看的男人身上找到某些东西,欲望,或者贪婪。

     躺在了床上,林逸将铺盖一卷作势要睡觉的样子:“你应该有一片更大的天空,而不是因为你的家庭而折断你的翅膀,对于我而言大概就是帮助了一个人,然后以后赚点小钱吧。”

     然后再也不想多说任何话了。

     其实只有林逸自己忽然意识到了一个巨大的问题——眼前的女孩,第一次让他意识到了自己是一个傻逼!

     别人在拼命生活的时候,为了命运挣扎的时候,自己却还是在安乐窝里面怡然自得。

     自己当年考入大学的理由还有初衷在还有压抑的性欲当中早就荡然无存,只剩下了如何享受,如何泡妞,什么名誉,金钱,野心早就像是温水煮青蛙一样消磨一空。

     而现在自己拥有了自己脑海当中的食谱,自己也该改变点什么东西了!

     父亲当年失去的一切,还有自己失去的味觉,自己平庸无比的生活也将在这一刻全部的改变了。

     他的眼中射出了猩红的血光。

     林逸身体上的本能还是折磨的他如同成千上万的蚂蚁在他身上攀爬。

     这憋着的感觉真是难受啊!林逸虽然脑海当中清明无比,可是身体上强硬的气息还有灼热的体温让他无比难受。

     加上旁边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自己从这房子出去简直可以说是奇耻大辱啊!

     正当他痛苦难耐的时候,一只芊芊的玉手从背后搂住了他,他的背部感受到一具纤纤玉体,让他的体温瞬间降低了不少,然后是一只手。

     吴梦缘的脸已经红成了苹果。

     不过她触摸到小林逸的时候心中也是暗暗一惊。

     伴随着一阵暧昧无比的气息,林逸的身形感受到了极大的放松,虽然没有想象当中的那般舒服,不过他还说久久的回味着那种暧昧的气息,还有那细腻的玉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逸沉沉的睡去,身后的人早已空无一人,他抬起了头,只见纸条上用笔写着一个电话还有三个娟秀的字——谢谢你。

     林逸了下已经有点阴暗了下来的天空,扣着自己的后脑勺:“谢谢个P啊,我后悔了。”

     不过他脸上的笑意还是出卖了他的好心情,现在他要回学校了,然后在篮球场山让朱德知道什么是绝望!